白洋淀车小光为您提供一站式服务!微信/电话:138-3222-9242

梦醒白洋淀

23 05月
作者:byd555|分类:白洋淀旅游攻略

  我喜欢钓鱼,在河湖岸边的柳荫下,在野草吐绿、芦花放白的清风中……如果没有这样的环境,纵是渔获再多,也像是一盘好菜,没有精美的餐具,便没了意思。

  在北京钓鱼,很难有这样的地方。于是,过一把真正的野钓瘾,就成为了常做的梦。

  梦醒的时候,把车开上京开高速路,向南一路狂奔,在兴奋、亢奋、激动中杀到了河北省安新县赵庄子村码头——停车、卸家伙、上码头、登船……机动船载着我们突突突突地向着白洋淀深处驶去。

  波光、阳光、芦苇荡,荷花、水鸟、垂杨柳……淀里的风光清凉旖旎,养眼的同时也在养心——那棵大树下应该是个鱼窝,那个芦苇豁口是鱼道,那片没有芦苇的地方,水一定很深,水深的地方才有大鱼……

  十几分钟后,就看见了远处漂在水面上的王家寨。

  王家寨船码头很新,游人从这里弃船登岸。

  岸上立着好高的一个木头牌子,牌子上用黑油漆刻写着“王家寨民俗村”——真心不喜欢这样的牌子,因为它的俗,因为它的无关民俗。

  码头上是个小广场,有饭馆、农家院、条椅……是村民、游客休憩的地方。还有一家小卖部,墙上镶着个牌牌——共产党员户,让人心生信任。

  广场北面,是十几排黑瓦粉墙的平房,每一排房子是两户渔家乐,排房之间是丝瓜架,不算漂亮,但很亲切。丝瓜架下的青砖路把游人带到各自要去的人家。

  每家院子的布局都一样,五间北房、两间西房是供游客居住的,两间东房是主人家的起居室,南房是厨房、浴室、卫生间,一个巨大的天棚把院子牢牢遮住,棚子下面是客人用餐、乘凉、闲聊、唱歌、收拾渔具的地方。

  跟着接船的老王,绕过两排平房,便到了我们入住的地方——王家寨10号院

  房东为我们准备了中餐,有炒圆白菜、炒豆腐、炸小鱼,还有一盘咸鸭蛋,一碟老咸菜,主食是花卷、米粥,不丰富,但是够吃,并且主食管饱,吃撑了都行。最喜欢咸鸭蛋,淡淡的咸和清清的香,都是恰到好处。

  午饭后,在寨子里到处走走看看,发现这个王家寨民俗村实在是太小了,除了小广场、房子,再没有什么了。想钓鱼呢也只能在码头边、栈桥上——在来来往往的游人的围观中抛竿回线,有意思么?说好了的河湖岸边柳荫下,野草芦花清风中呢?

  问房东老王,老王说明天吧,明天开船送你们到王家寨。

  去王家寨?这儿是……?

  这儿是王家寨民俗村,2001年防洪挖土堆出来的一个小岛,后来政府给盖了房,搞了旅游……王家寨在西边……

  哦……

  晚上,除了几家小卖店亮着灯,整个小岛漆黑一片。远处有人放起了孔明灯,飘飘摇摇地飞上夜空,像星星,像一个个梦。

  躺在床上,听着院外的蛙声,看着窗户上月光向晨光的变换,院子里静悄悄,东屋里有鼾声传出……

  悄悄地起床下地,拿了鱼竿,带一盒蚯蚓,悄悄地开门,悄悄地走进白洋淀的清晨。

  白洋淀的清晨,雾霭迷蒙,神秘而多情。

  在当地渔民自用的小码头,几条小船挤挤插插地停在这里。如果在城市里,这儿就是居民小区停车场了。

  坐在晃晃悠悠的小船上,把双脚泡在水里,将鱼钩抛向混沌的晨雾。

  东方渐白,渐亮,前面是好大好大的一片荷叶,身边芦苇叶上的露珠滴落水中,像雨……心里忽然有了淡淡的委屈——多少年没有这样钓鱼了?

  晨雾中桨声欸乃,是早起收网的渔民打鱼回来了。

  看见我们,渔民们就喊:瞧瞧我们的鱼,这才是鱼呐——船舱里,五六条十来斤的大草鱼,拍打起飞溅的水花!渔民的得意,我们的羡慕——在这迷迷蒙蒙之中,变得更加糊里糊涂。

  太阳慢慢升起,没有红彤彤,也没有金灿灿,是没有睡醒的惨白。

  收拾渔具,回去,找老王送我们到王家寨钓鱼去。

  老王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,小米粥、花卷、油饼、咸鸭蛋……感觉比正餐还好些。但心里有事,吃的并不踏实。

  放下碗筷,跟着老王上了船。

  远么?

  不远,几分钟船路。

  船路?老王说得随意自然。而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,看着船尾的水花,估算着这个速度相当于汽车的哪一档。

  真正的王家寨在民俗村西边,四面环水。村子分为好几个小岛,岛与岛之间有大大小小的铁桥、木桥、石桥相连接,船是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,村民们的生活日用品、蔬菜、粮食都要依靠船只由淀外送来;村民们外出、购物……都要靠船,没有了船,村民们就没了腿。

  这里才是王家寨村民生活的地方——每年过了寒露到第二年清明前后,村民们在老村里休闲、打牌、盖房……是一年中最轻松惬意的日子。

  在一户村民的房后,停着一条旧船,这就是我们今天的钓鱼台了。老王和人家打过招呼,划船走了,说是啥时候想回了,打个电话就来接。

  拿出鱼竿,拴线、调漂、找底——水好深啊,足足有3米多!开饵、挂饵、抛竿……满满的希望溅起清凉的水花,沉向水底——那里有梦。

  几分钟后,开始有鱼儿咬钩,抬杆,中鱼!一条2两左右的小鲫鱼飞出水面,干净、漂亮,纯野生的黄金鲫!之后,便是一条条的小鱼不断地被提出水面,有鲫鱼、白条、小鲤鱼、武昌、麦穗……在树荫里、浮萍边、阳光下,甩出一串串珍珠般的水滴晶晶亮亮——梦就该是这样的!

  每抛下一杆,看着鱼漂缓缓站起,然后慢慢下沉到位——一个新的希望就此开始;随着鱼漂的抖动、下沉或上顶,心会紧张地判断着鱼的大小、品种;抬杆、称重,心又会跟着手上的感觉,在一松一紧中,一尾尾小鱼不断地被送入鱼护。

  从鱼护的圈口望下去,清凉纯净的水里,是一幅美妙的画面——阳光从水草缝隙间穿过,斑斑驳驳像是森林里的景色,穿梭游动在水草间的各种小鱼,是鸟,但比鸟儿更美。

  有孩子从小铁桥上跑过,咚咚咚地留下一串笑声;对岸是一座刚建好的新房,一个人来到水边,解开系在树上的小船,有人喊:老辛干啥去?老辛应了一声买油,便咿咿呀呀地划走了。

  小铁桥下钻出来一条小船,衣柜、床垫、写字台、椅子……把小船装得满满的,是搬家的!

  天渐渐暗了,老王来接我们了,没有等到我们打电话——再不回去天就黑了!

  收起钓竿,背起渔包,把鱼护从水里拽出来——足足有十几斤小鱼!连老王都说:真不少钓啊!

  放归了小鱼,坐上老王的船尾,感受着白洋淀傍晚的清风,便是梦中的梦了!

  夕阳下的王家寨里有很多漂亮的新房子。

  老王努努嘴,“看见没?这座小楼,十年了吧,花了70多万。他们家在北京也有房子……过年了人家才回来……”老王的话语间有羡慕,有憧憬,语调却是淡淡的。

  那是一座白墙红顶的二层小楼,镶着拱形的窗户,在浓绿的芦苇荡中,映着夕阳格外漂亮——显眼而不张扬,与周围的景色浑然一体。

  老王说,要盖起这样的房子,得干上大十几年。我一时无语,不知道该怎样接他的话茬,只看见金色的夕阳洒在老王掌舵的手上。

  对于我,到白洋淀本来只是为了享受一下有柳荫有野草有芦花的野钓乐趣,不曾想却有了意外的感动:王家寨的人不仅会行船打鱼,会开办民俗村、渔家乐,会以热情实在的服务接待各地游人,他们还有着高尚的生活品位,有对未来的美好追求和对当下的坦然接受。

  应该为王家寨的村民,为老王做点事,比如经常过来玩儿一玩儿、住一住就行。


浏览4 评论0
返回
目录
返回
首页
白洋淀里忆雁翎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